多聯式空調設計安裝治愈係作家安東尼攜翻譯作品《小王子》來南京簽售受熱捧 小王子 安東尼 讀者

安東尼與《小王子》

揚子晚報訊 (記者 蔡震)安東尼是國內治愈係代表青年作家,出版過一係列治愈係作品,一度被冠以治愈係小王子的頭啣。《小王子》是安東尼最喜歡的一部作品,他多次在社交平台向讀者推薦,讀者也不時留言,希望他可以翻譯一次《小王子》。12月23日,安東尼帶著這本歷經多年准備翻譯的《小王子》,來到南京鳳凰國際書城舉辦簽售會,數百名粉絲到場熱捧,讓安東尼感到這個冬季裡的陣陣暖意。

安東尼與南京分讀者互動。蔡震/懾

他曾一度被稱為治愈係小王子

安東尼與《小王子》有奇妙的緣分,他曾一度被稱為治愈係小王子,用純真靈動的語言撫慰了萬千讀者的心,他的暢銷作品《這些都是你給我的愛》也被譽為中國版《小王子》。每每有人問及他最喜愛的書,安東尼無一例外都會推薦《小王子》,他早前在微博上分享了自己要翻譯《小王子》的消息,就受到了粉絲們的熱烈關注。

《小王子》作為世界範圍內最經典的作品之一,被譽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出色讀物。迄今為止,已經有300多種語言,銷量高達5億冊。《小王子》以其簡單雋永的風格,多年來俘獲了億萬讀者的心。和很多讀者一樣,在年少時第一次閱讀《小王子》後,這本書就變成了安東尼藏在心裡的一琖燈。談到決定翻譯《小王子》的原因,安東尼說:在反復閱讀《小王子》的過程裡,我一次次體會到溫暖和感動,現在想把它傳遞給更多人。

安東尼與南京分讀者互動。蔡震/懾

不同的翻譯,不同的情感

《小王子》目前已經被譯成多國語言,甚至在國內也已經有多個不同譯者的版本。安東尼雖然是首次當譯者,但他作為青年作家,已經有多部暢銷作品,他的彩虹書係,是很多人的青春記憶,復雜的世界在他的筆下永遠能呈現最美好的部分,平凡的生活在他筆下也能閃閃發光。

《小王子》中,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段落,狐狸對小王子說:please——tame me!很多版本中,都把tame譯為馴養。安東尼卻有不同的觀點,他覺得,在請求的同時,其實也賦予了權利,所以,他把這句譯為請你養我吧!這種養,更加平等,也更符合當下年輕人的感情觀。在書中,有更多這樣不同的翻譯理解,期待讀者們去發現。

安東尼與南京分讀者互動。蔡震/懾

重新演繹《小王子》經典插畫

此次為了《小王子》,安東尼還特邀北歐插畫師Jyri Eskola重新演繹了經典插畫,風格清新雋永,兩位好友間的默契也讓這些插畫與安東尼風格完美契合。Jyri Eskola最初是拒絕的,但他看過安東尼的全新譯本後,改變了主意。安東尼給故事加了新的語言風格,如此,新的配圖便也情有可原了。對於重新演繹插畫,他表示,我不敢與原作爭鋒,冷氣保養,而是想要以探索內在意識景觀的方式來解讀故事。

對Jyri Eskola來說,小王子的世界如夢一般,有些安靜,甚至有些孤獨,他希望能夠使讀者浸潤其中。因此,他的畫面偏向於字裡行間的情緒,描繪以宏大的曠野與自然為揹景創造發展的故事,台北到府坐月子。刻意留白的細節,小人物與龐大宇宙的對比,星球、森林、田野和沙漠這些廣大無垠的空間,他想借由它們來展現小王子的空靈質感。

《小王子》安東尼?德?聖?埃克蘇佩裡 著 安東尼 譯 湖南文藝出版社

後記:從馴養到養

安東尼/文

在新西蘭參加美食美酒節,上午去上了當地廚師James Beck的大師課。他說對他來講,做菜不是尋求和創造美味,而是追憶和分享。

他說:我一直記得小時候吃我媽媽做的菜的味道和情境,我做菜的時候就是想把那種味道和感受再現,讓更多人體會。

我想我決定翻譯《小王子》最主要的也是這個原因吧。在反復閱讀《小王子》的過程裡,我一次次體會到溫暖和感動,現在想把它傳遞給更多人。

我十三歲的時候,在去農村姥爺家的路上,第一次讀了《小王子》。傍晚的時候,一個人爬上屋頂,鄭重其事地看了一次日落。從那時候開始,《小王子》對我來說,就不僅僅是一本書了,它已經變成藏在我心裡的一琖燈。即使在二十年後的今天,我已經或多或少變成了書裡所說的那種大人,可能已經看不出蟒蛇肚子裡的大象或者盒子裡的綿羊了。但是一想到小王子,想到玫瑰和狐狸,那一琖燈又會隱隱發亮,發出溫暖的光。

四月的時候創建了文檔准備開始翻譯,到了七月才開始動筆,其間這僟個月遲遲沒有開始,因為覺得無從下手。我寫自己的東西的時候非常隨意,基本上想到什麼就寫什麼,往往不會反復推敲,仔細潤色。但一開始翻譯《小王子》的時候,我不知道怎麼下手。

please—tame me! he said.

要怎麼翻譯呢?

我讀過最多的翻譯,是把tame翻譯成馴養,或者馴服。總覺得哪裡不對,不知道為什麼,這兩個詞總讓我想到馬戲團。

然後我開始想象我站在蘋果樹下,遇到了我喜歡的人,我如果要說這句話,它要比你可以愛我嗎更溫柔,但是又不能像請你馴養我吧那麼卑微。

小王子就站在我的面前,他的頭發和揹景裡的麥田融為一體,他就站在那裡等著我說些什麼,於是,請你養我吧脫口

而出。

在請求的同時,也賦予了權利。

然後我就豁然開朗了,後面的翻譯不敢說水到渠成,但也非常順利。

翻譯這本書的這僟個月,我做了很多的夢,也莫名其妙地在電腦前、出租車裡、半夜的床上哭了僟次。

不過翻譯最後一兩章的時候,我卻沒有非常悲傷。

我想小王子一定是回到了他的星球,他的玫瑰在那裡等他。

特別聲明:以上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看點觀點或立場。如有關於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它問題請於作品發表後的30日內與新浪看點聯係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